古斯达夫流氓兔

杂食性动物,日常佛系,随缘更。

【刀剑乱舞】本丸里的式神03

原创男主

前面的预警就不打了,详细参考前两章。

本章男主疯狂撩骚,男审神者出没。






   告别了加州清光和大和守安定后药研藤四郎又带领着炎照拜访了其他流派的刀剑,并且详细地介绍了本丸的布局。等到逛完本丸时,已经接近傍晚了。

   “天色不早了,现在已经是用膳时间了吗?”炎照指了指传来熙熙攘攘的声音的饭厅,“药研桑也去用饭吧。”

   “大人您......不和我们一起用膳吗?”药研站在原地并没有听炎照的话直接离开。

   炎照看着那个固执的不肯离开的孩子,无奈地叹了口气,“你啊......”

   药研脸色不变,却在炎照看不到的地方攥紧了手指。是自己太失礼了吗,这位大人似乎不太喜欢自己干涉太多。就在药研藤四郎越想越多,把情况往最糟的方向想时,他感受到有一只手放在了他的头上。

   ......大人?

   “总觉得不讲清楚药研桑就会想太多,这么说吧,小生要去做大人才能做的事情,所以不能和药研桑一起。这样,懂了么?”炎照亲昵地抚了抚药研的尾发,用温柔的语气哄着他“回去吧,乖孩子。”

   ......

   药研藤四郎点了点头,“那么失陪了,大人。”

   炎照抱着手,一路注视着药研进入到那个热闹的饭厅才移开了视线。拐入饭厅后药研藤四郎捏了捏发烫的耳尖,向来以镇定出名的他难得有些无措。被那位大人当做孩子了......

   “药研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吗?耳朵很红哦。”一期一振看着不在状态的弟弟十分担忧,甚至已经想好怎么照顾生病的药研了。

   听到一期一振的声音的药研藤四郎回过了神,注意到许多刀剑男士都注意着他这个方向,带了些赧意,“没有,一期尼。刚才只是正常的生理现象,不用担心。”

   “诶?所以刚才药研是在害羞吗,难道是看到了什么不得了的惊吓吗?”鹤丸国永单手支着下巴,整个人都懒洋洋的,但是那双金色的眸子确格外的亮。

   “鹤桑你不是饿了吗,这里还有很多食物,慢慢吃啊。”端着餐盘的烛台切光忠一进来就听到鹤丸在打听惊吓,整个人都不太好了。一想起今天某鹤把盐换成糖的事情,烛台切微笑着把雪媚娘塞到了鹤丸的嘴里。

   “唔......光坊......”

   坐在主位上的审神者慢条斯理地进餐,看似无意的问了句药研炎照的去向。药研如实地回答了大将的问题,发现大将在听到回答的那一刻脸色一黑,下面的刀剑男士也突然安静了下来。寂静的气氛持续了好几秒,最终被审神者的一个问题打破。

   “今晚我会去一趟万屋,药研、小狐随行。”

   突然被点到名的小狐丸背后一凉,不知为何有种不太好的直觉,但是为了主公还是接下了这个任务。“好的,主公,主公的安全就交给小狐吧。”狐狸的预感有时候也是会出错的吧,应该?小狐丸面带微笑。

   看着这群一无所知的刀剑,审神者有那么一瞬间感到有一丝的愧疚。但一想到到了万屋后会看到什么样的画面,瞬间又没了想这些事情的念头。炎照还是......太过放纵了啊,果然还是应该把他锁起来才行。

   炎照端着酒碟的手一顿,斟酒的歌姬用指尖试了试酒瓶的温度,疑惑道:“是酒的温度不对味吗,大人?”

   炎照挥了挥手,将碟中的酒水一饮而尽。“无妨。”音乐声一转台上的艺伎又开始了下一轮的表演,炎照单手支着下巴欣赏着台上的表演面带笑意,如果不是那一对毛绒绒耳朵服帖地垂在耳际,不是很精神,大概谁都猜不出这位大人真正的心思。炎照正百无聊赖地把玩着他的折扇,却感到自己的胳膊贴上了一片柔软的地方。


   炎照低笑了声,配合着那位姬君挑起了她的下巴,一副兴致盎然的样子,”这位美丽的姬君是想要小生做些什么呢?”

   女子晃了晃神,那双看向自己的眸子盛满了万种风情,而金色的瞳孔就像蜂蜜一样粘稠,当那双眸子看着你的时候你会感觉你是被它的主人深情地爱着的,那片温柔引诱你沉溺其中。

   “大人......我想......”女子脱口而出几个字,手不自觉地攀上了炎照的脖子,缓缓将自己的唇向炎照的靠近......

   “不可以哦。”还差一点两个人就要亲吻上时,炎照用食指抵住了女子的红唇。被打断的女子很快意识到了刚才自己做了多么大胆的举动,惶恐地退后伏地,”十分抱歉,大人,椿失礼了。”

   炎照将指尖上蹭到的脂膏抹去,重新托起了酒盏,“姬君请起,小生并没有责怪姬君的意思。”名叫椿的艺伎微微起身,一抬头就对上了炎照那双笑盈盈的眸子,心间一紧顿时有些无措。就在她以为她和这位大人仅止于此时,却见炎照将刚才贴到她唇上的食指又轻轻地靠在了他的唇上。

   ......

   “唇膏的颜色很漂亮哦。”炎照换手拖着下巴,还对着椿眨了眨眼。

   椿颇为狼狈地移开了自己的视线,覆盖在厚厚一层白粉下的双颊酡红。大人真是......

   炎照端着酒盏啜饮,不再挑弄那位姬君,喝酒的兴致一尽,便结账离开。殊不知他刚才的一颦一笑俘获了多少审神者的心。

   “刚才那个离开的是新的刀剑男士吧,容貌和三日月殿不相上下啊。还有那对狐耳应该是真的吧,看起来很柔软的样子,想摸摸蹭蹭~”

   “难道是小狐的兄弟?”

   “我觉得不是,刚才那位是一个人从那家酒馆出来的,而且他没有佩戴刀剑。”

   “你们觉得小哥哥是审神者的可能性有多大?”

   ......

   “别想了,长得帅的不是基佬就是深柜”

   ......说基佬的你出来,保证不打死你!

   炎照离开酒馆后就逛起了市集,淘到适合的小玩意就买,如果遇到向他示好的人就礼貌地一笑。这会儿他刚结完账准备离开就被一个女生叫住了,炎照微笑着,“这位姬君是有什么事情吗?”

   被点名的的女生耳尖泛红,鼓起了勇气询问道“我是乙申号本丸的审神者萤,想和你交个朋友,请问可以告诉我你的本丸的坐标吗,这样......”

   “炎照,过来。”

   被打断的女生一脸茫然,亲眼看着那位俊美的白发少年向突然出现的黑发青年走去,然后趴在了黑发青年的肩上。

   “大人是亲自来接小生的吗?”

   炎照亲昵地蹭了蹭审神者的脸,无视惊讶的众人,用舌头把审神者的脖颈舔舐得湿漉漉亮晶晶的,还用尖锐的虎牙轻轻厮磨着他的耳垂。

   ......

   妈妈,这不是开往幼儿园的车,为什么画面可以这么色气!一旁围观的审神者不是默默移开了视线就是透过指缝悄咪咪地偷看。

   审神者伸手摸向了那颗毛绒绒的脑袋,指尖拨弄到柔软的狐耳,狐耳一个激灵。“这次喝了多少酒,嗯?”

   炎照轻笑一声,环住了审神者的脖子,“不多,只是微醉而已。”

   审神者蹙眉,注意到越来越多人注意着这边的情况,把趴在自己身上的式神扯了下来“小狐,看着炎照,我们该回去了。”

   听到小狐丸的名字,炎照的瞳孔微微一亮。
TBC

拖稿使我快乐,更完这章我就是一条咸鱼了。

【刀剑乱舞】本丸里的式神02

嫖刀文, 自割腿肉,ooc算我。

 
注意:男主三观不正,cp未定,大概是全员向(我会告诉你我是为了开车才写的这篇文吗?),不喜慎入。涉及到新选组的刀剑会参考薄樱鬼里的设定和剧情。

烂作者日常佛系,更新随缘,接受ok,往下翻。





    本丸的秋景还是很美的,小桥流水,阁楼耸立,庭院里的千叶樱随着审神者的灵力操控,开始零零散散地飘落红叶。

    “哦呀,原来这里已经是这个时候了吗。”

    ......

  

    药研发现了,炎照刚才说话的语调欢快了不少。

  
    “大人喜欢秋天吗?”

    嗯,喜欢吗?炎照他自己也不太清楚,不过这个时候他就有正当理由做些事情了。

    “也许。秋天可是个丰收的好季节——院子里的柿子熟了,可以做柿饼了。”这样说,好像也没错,秋天的确是个丰收的好季节。

    “嗯,这一块平时都是烛台切先生和歌仙先生负责的。”
   

    回想起自家弟弟们抢柿饼的活泼样子,药研的神色放缓了不少。不过为什么感觉这位大人是话里有话,药研打消了这个奇怪的念头。

   

    这可真是......炎照想到了在审神者论坛上看到的那个同类,整个人都变得亢奋起来了。那样的身体,抚摸起来一定会很有感觉吧,炎照握着折扇的手指收紧,眼角的两抹吊尾红又艳丽了几分。

    【真是的迫不及待地想去拜访那位了。】

 
    “那么藤四郎君,我们接下来要参观的是哪里呢?”

    “大人叫我药研就好了。接下来要拜访的是新选组,大人请随我来。”少年形态的付丧神在前面带路,明明一副少年的青涩模样,却给人很可靠的感觉。

    真是个懂事的孩子。

    炎照跟着药研来到新选组的屋子的时候,加州清光整个都懒洋洋地瘫在了桌上,嘴里念念有词,“安定,你说明明我这么可爱,为什么主上就看不见我呢。”

    看到快要长出蘑菇的加州清光,大和守安定无奈地扶额,“我说笨蛋清光,你难道没发现主上对每个人都是一样的吗?”

    “所以才会想要得到更多主上的爱啊,安......”

    !!!

    加州清光红色的眼睛张得溜圆,一副见了鬼的样子。

    “虽说许久未见,加州殿也不至于如此激动吧。”

    炎照单手合扇,牵起了加州清光的手。他牵着的这只手,指节修长,形状较好,指甲修整得整齐,指尖泛着莹润的光泽。因为常年握刀,掌心覆有一层薄茧,但这丝毫不影响这只手的美感。

    “加州殿的手很漂亮。”炎照用指尖抚摸着加州清光的指甲,随后放开了他的手,补充道“指甲也做的不错。”

    ......

    终于意识到刚才被做了些什么的加州清光,赧红了脸,正了正自己的领巾,磕磕巴巴地回答“那......那当然啦。我可是本丸最可爱的刀剑男士。”

    炎照含笑注视着加州清光别扭的小动作,也没忘记向另外一个老熟人打招呼。

    “好久不见了安定。”

    “自乐坊一别确实是许久未见了,炎照大人。”和清光一样,大和守安定一直期待着再次和这位大人相见的那天。真正见到的那一刻,他也没想到自己能够冷静下来。

    “能在这里见到大人,是大人已经找到那位恩人了吗?”

    “嗯,现在是奉故人之命,保护你们的主君。”谈到这个话题,炎照收起了那散漫的态度,眼神微闪。

    【自己答应的事情,无论如何得做到才行。】

    炎照伸手揉了把打刀的头发,看着两把打刀的眼神是自己也没注意到的宠溺。如果他们还在的话,应该会很欣慰吧,新选组的刀剑们最终以付丧神的形式延续了新选组的荣耀。

    “新选组的刀剑男士还未到齐吗?”炎照扫视了一圈,发现所有的生活用具都只有三人份。

    “是的,本丸里目前还没有崛川桑和和泉守桑。长曾弥桑今天当值马当番,现在还在马厩。” 今日的近侍药研藤四郎,回答道。

    诶,竟然土方组的那两位吗。炎照轻晃手中的折扇,眉头微蹙,

      “真是失礼,难得再遇故人,却没有合适的伴手礼......”

     “不,不用了,大人。不用这么麻烦了。”加州清光的表情在听到伴手礼的那一刻变得十分微妙。

    炎照挑眉看着连忙拒绝他的加州清光,“难道是以前的小礼物都不太合心意吗,加州君?”

    !!!他不是,他没有。

    加州清光还没来得及解释,就听见炎照啪的一声敲了下扇子 ,

   

    “竟然这样,那这次就换个花样吧,那么今晚在房间等我吧,有惊喜哦,清 光~”

    最后一句炎照是贴着加州清光的耳朵说的,在念到他的名字的时候还特意压低了声音,放缓了语气。

    加州清光僵硬地别过了头,耳根渐渐染红。啊,为什么要这样喊他的名字!这位大人真的是......好犯规......

    “哼嗯,”

    注意到加州清光的僵硬,炎照将手搭在了他的肩上,然后把下巴搁在了他的头顶,呈拥抱状将加州清光从身后搂住。感受到怀里的打刀更僵硬了,炎照低笑着,转移了话题“安定和长曾弥也是哦。”

    ......

    药研藤四郎站在一旁默默地观察着加州清光和炎照之间诡异的气氛,推了推眼镜。

    大和守安定扶额,无奈地看着故意戏弄加州清光的炎照,“大人请不要再戏弄清光了,清光已经快要羞愤得晕过去了。”

    “哈哈哈。”竟然被说破意图了,炎照也就拉开了和加州清光的距离。

    加州清光双颊微红,愤愤着,“我才没有羞愤得要晕过去,是安定你看错了!”

    “是,是,是我误会了。清光才没有在大人怀里僵硬的像块木头一样。”大和守安定微笑着继续补刀。

    “安定!”

    如果刀剑男士有尾巴的话,那么加州清光的尾巴一定是炸开的。炎照笑吟吟地看两振打刀扑腾在一起打闹着,感慨着:今天的本丸很有活力啊,甚好甚好。

TBC
 

【刀剑乱舞】本丸里的式神 01

嫖刀文, 自割腿肉,ooc算我。

注意:男主三观不正,cp未定,大概会是全员向,不喜慎入。

烂作者日常佛系,更新随缘,接受ok,往下翻。






    甲子005号本丸。

    审神者正端坐在案前,手里把玩着一张式神纸。像是想到了什么,人类审神者嗤笑一声,念出了那个名字,“ 炎照  ”。

    话音刚落,身着白色狩服,容貌艳丽的白发青年应声而来。

    “哦呀,那么这次召唤小生,是有什么任务呢,大人。”

    名唤炎照的青年手持折扇,缓缓向审神者走进,行至案前他席地而坐,用手支着下巴,含笑看着眼前的人类。

    【又是这种眼神,是想勾引谁呢?】人类审神者不禁联想到之前许多次,眼前这个青年在自己身下各种魅惑的姿态。这个无时无刻不在勾引他的骚货,审神者这样想到。

    “我已经和族里取得过联系了,从现在起你就留在这个本丸,不用再回寮里了。”审神者轻描淡写地宣布了青年的去留。

    炎照将折扇轻压在唇上低笑着,眼尾的两抹吊尾红更显魅意。

   
    “竟然这是大人的旨意,小生会遵守的。那么,大人希望小生做些什么呢?”

    审神者一把抓住了炎照的手腕,用深沉的目光看着他,“当番和战斗本丸里的刀剑男士会负责的,你只要做像你过去做的一样。取悦我,不是你最擅长的吗。”

    炎照双眸低敛,嘴角微扬,“谨遵汝愿。”

    【就是这样才有意思啊,大人你还会做出什么呢,小生拭目以待。】

    “那么,大人现在需要小生的服侍吗?”炎照身体前倾,伸手抚上审神者的脸,微凉的指尖下移,在锁骨处流连,鲜红的指甲在审神者的喉结上轻轻扫过。

    审神者喉结一动,感到有些难耐。炎照将人类的变化看在眼里,他轻笑一声,将手滑进了审神者的衣领里。

    “大人,您还未回答小生的问题。”

    审神者抓住了那只在他的衣襟里作乱的手,带着它放到了身下的某处灼热,

    “感受到了吗,因为你它变得兴奋起来了,你得负责才行。”

    “哦呀,这可真的是......”

    炎照俯下身向审神者的唇贴近,暧昧的吐息喷洒在审神者的脸上。审神者正伸手想要将眼前这个妖精摁向自己,突然脸色一变。

  “你......”

  炎照松开了自己刚才抓了一把的东西,用鼻尖蹭了蹭审神者的脸颊。

    “大人有人要来了哦。”

    审神者回过神,发现青年端坐着,笑得一脸无害,心里默默记上一笔。

  “你真是越来越放肆了,是不是......”

    “大将。”门外响起了有磁性的声音,打断了审神者的话。

    审神者面色不虞,但是快速收敛了自己的表情,吩咐让门外的付丧神进来。

    “有什么事吗,药研。”

    黑发付丧神恭敬地行礼,“出征的队伍已经返回了,一期尼中伤,长谷部君和鹤丸桑轻伤,伤员已经转入手入室了,正在等待大将手入。”

    炎照颇有兴趣地打量着这个身着白大褂,戴着眼镜的黑发少年。能够在汇报的时候目不斜视,不被一个陌生人影响到,真是一个严谨又恪守礼节的乖孩子。

    审神者稍作思量,将目光放在了白发青年的身上。炎照摊开折扇,遮住了嘴角的弧度,眼含笑意。

 
    “大人尽可放心,小生会在这等着大人的。”

    审神者明显不相信这个笑得狡黠的青年。

 
    “药研,这是我的式神炎照。我这就动身去手入室,你就带着他熟悉本丸。”

    “是的,大将。”

    在送走审神者后,药研藤四郎终于正面看清了眼前的白发的青年。有着不输于付丧神的容貌,姿色甚至与天下五剑之一的三日月殿不相上下。

    注意到药研的打量,炎照毫不吝啬地回了一个微笑。药研扶正了眼镜,瑰紫色的瞳孔微闪。

    “那么,炎照大人请随我来。”

   TBC

Ps:第一次发文贼刺激,可能会有错字,欢迎捉虫。退刀剑手游坑甚久,部分术语可能使用错误,欢迎科普,考据党手下留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