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斯达夫流氓兔

杂食性动物,日常佛系,随缘更。

【刀剑乱舞】本丸里的式神 01

嫖刀文, 自割腿肉,ooc算我。

注意:男主三观不正,cp未定,大概会是全员向(我会告诉你我是为了开车才写的这篇文吗?),不喜慎入。

烂作者日常佛系,更新随缘,接受ok,往下翻。



    甲子005号本丸。

    审神者正端坐在案前,手里把玩着一张式神纸。像是想到了什么,人类审神者嗤笑一声,念出了那个名字,“ 炎照  ”。

    话音刚落,身着白色狩服,容貌艳丽的白发青年应声而来。

    “哦呀,那么这次召唤小生,是有什么任务呢,大人。”

    名唤炎照的青年手持折扇,缓缓向审神者走进,行至案前他席地而坐,用手支着下巴,含笑看着眼前的人类。

    【又是这种眼神,是想勾引谁呢?】人类审神者不禁联想到之前许多次,眼前这个青年在自己身下各种魅惑的姿态。这个无时无刻不在勾引他的骚货,审神者这样想到。

    “我已经和族里取得过联系了,从现在起你就留在这个本丸,不用再回寮里了。”审神者轻描淡写地宣布了青年的去留。

    炎照将折扇轻压在唇上低笑着,眼尾的两抹吊尾红更显魅意。
   
    “竟然这是大人的旨意,小生会遵守的。那么,大人希望小生做些什么呢?”

    审神者一把抓住了炎照的手腕,用深沉的目光看着他,“当番和战斗本丸里的刀剑男士会负责的,你只要做像你过去做的一样。取悦我,不是你最擅长的吗。”

    炎照双眸低敛,嘴角微扬,“谨遵汝愿。”

    【就是这样才有意思啊,大人你还会做出什么呢,小生拭目以待。】

    “那么,大人现在需要小生的服侍吗?”炎照身体前倾,伸手抚上审神者的脸,微凉的指尖下移,在锁骨处流连,鲜红的指甲在审神者的喉结上轻轻扫过。

    审神者喉结一动,感到有些难耐。炎照将人类的变化看在眼里,他轻笑一声,将手滑进了审神者的衣领里。

    “大人,您还未回答小生的问题。”

    审神者抓住了那只在他的衣襟里作乱的手,带着它放到了身下的某处灼热,

    “感受到了吗,因为你它变得兴奋起来了,你得负责才行。”

    “哦呀,这可真的是......”

    炎照俯下身向审神者的唇贴近,暧昧的吐息喷洒在审神者的脸上。审神者正伸手想要将眼前这个妖精摁向自己,突然脸色一变。

  “你......”

  炎照松开了自己刚才抓了一把的东西,用鼻尖蹭了蹭审神者的脸颊。

    “大人有人要来了哦。”

    审神者回过神,发现青年端坐着,笑得一脸无害,心里默默记上一笔。

  “你真是越来越放肆了,是不是......”

    “大将。”门外响起了有磁性的声音,打断了审神者的话。

    审神者面色不虞,但是快速收敛了自己的表情,吩咐让门外的付丧神进来。

    “有什么事吗,药研。”

    黑发付丧神恭敬地行礼,“出征的队伍已经返回了,一期尼中伤,长谷部君和鹤丸桑轻伤,伤员已经转入手入室了,正在等待大将手入。”

    炎照颇有兴趣地打量着这个身着白大褂,戴着眼镜的黑发少年。能够在汇报的时候目不斜视,不被一个陌生人影响到,真是一个严谨又恪守礼节的乖孩子。

    审神者稍作思量,将目光放在了白发青年的身上。炎照摊开折扇,遮住了嘴角的弧度,眼含笑意。
 
    “大人尽可放心,小生会在这等着大人的。”

    审神者明显不相信这个笑得狡黠的青年。
 
    “药研,这是我的式神炎照。我这就动身去手入室,你就带着他熟悉本丸。”

    “是的,大将。”

    在送走审神者后,药研藤四郎终于正面看清了眼前的白发的青年。有着不输于付丧神的容貌,姿色甚至与天下五剑之一的三日月殿不相上下。

    注意到药研的打量,炎照毫不吝啬地回了一个微笑。药研扶正了眼镜,瑰紫色的瞳孔微闪。

    “那么,炎照大人请随我来。”
                                                           TBC

小节:第一次发文贼刺激,可能会有错字,欢迎捉虫。退刀剑手游坑甚久,部分术语可能使用错误,欢迎科普,考据党手下留情。